对面的烟火点燃我的寂寞

[复制链接]
查看: 6|回复: 0

4069

主题

406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255
发表于 2019-8-12 23: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面的烟火点燃我的寂寞
      
   
    (一)
      
    盛夏的夜,闷热无风。
      
    十二点多了,丈夫还未回,看来又是通宵了。
      
    在寂寞的夜里,我只能把郁闷喧泄在稿纸上。偶尔望向窗外,肯定会看见对面楼同一层楼的阳台上,漆黑里一点红光勿明勿暗。
      
    那是一个燃着的烟头,确切的说,那是个男人在黑暗里抽烟。
    我和他对面楼为邻住了十年,却没有说过话,只知道他是本市一家大报的记者和部门领导,很帅气的一个中年男人。
      
    他因工作性质经常熬夜赶稿,我因独伴孤灯而夜不能寐。我家和他家的布局相同,只是朝向相反,所以我们的书房阳台相对。最初几年彼此没有注意,或者说我没有注意,因为我的生活快乐而充实。
      
    自从我的丈夫迷上了,我的夜变得难捱。于是我学会了抽烟喝酒,借以麻痹自己。也喜欢在孤独的夜里,特别是深夜,品着寂寞,心里的苦和生活中的烦恼从手中的笔尖一泻千里。
      
    疲惫时燃上一支烟度到阳台,抬头看星空,点点闪烁。不时有流星划过,拖着尾巴。突然我发现有颗流星落到对面楼的阳台里,
    我差点惊呼出声,瞪大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知道有个人跟我一样在黑漆漆的阳台上抽烟。
      
    我观察了很久,发现我每次看向那个阳台,都会有一点烟火,心里就会涌动着一种情愫,我很吃惊。
      
    我以为四十岁的自己,不会再有什么感情波澜。
      
    因为我已经在无欲无爱的苦海里挣扎了太久,太久,我以为自己变得百毒不浸了。每个月难得的一两次夫妻生活也因丈夫的晚归而敷衍了事。到后来丈夫嗜未归我还庆幸没有打扰我。而我却喜欢呆在夜空下静谧的阳台上,不为别的,就为那点勿明勿暗的烟火,给我的温馨。
      
    我们就这样在夜空下默默地相望了五年,直到有一天,我写的一篇征文在他所在的报纸上获得二等奖。我因为没有时间去领奖,叫他帮我领回来,我们才第一次交谈。他帮我领奖回来的那天中午打电话给我,我正好在他的单位那边办事。于是我们约好一起吃午饭。
      
    饭后,离上班时间还早,我们就沿着江边的林荫下散步。
      
    “我看你抽烟很厉害,对身体和皮肤都不好,还是少抽点。”他眼睛看着江面被太阳照得鳞鳞的波光说。
      
    我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我转过头,不想让他看见。当初丈夫看我抽烟的眼神就像看一个不相关的人。他也装着没有看见,从包里掏出烟点上。我问他要一支,我只在家抽烟。良久,他才给我,并为我点上。
      
    我看着眼前袅袅的烟雾,眼泪又不争气地落下来。他把我的烟丢掉,把我哭得稀里哗拉的花猫脸环绕在他汗湿和炙热的胸前“哭吧。”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把他白癜风能好吗雪白的衬衣漂成了调色板。
      
    他用手抬起我的下颏:“好受点了吗?”“恩。”我望着他那双深邃睿智的眼睛温柔地看着我,我渐渐的不能自己。看着他低下来的头闭上了双眼。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我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激情。原来我错了,一个吻就让我彭湃如潮……
      
    (二)
      
    时间飞逝,日月如梭。
      
    河边一吻让我死水一样的情感有了涟漪。
      
    我们仍然彼此相望,心有灵犀和不约而同地到阳台上抽烟小憩。为此,我眷恋着黑夜。在黑沉沉的夜里,有一点温柔的星火照亮着我茫的心。
      
    转眼已是深秋,萧瑟的风吹着地上的落叶哗啦啦的响,寂寞的心往往找不到归属。
      
    已是中年的丈夫在淘劣选优的改革中下岗,这时的他已经有点变态,变得嫉世愤俗,变得不可理渝。更是昏天黑地地,手气不好的日子就是我的炼狱。只要他回家,无论多晚,爬上床就要发泄。没有前奏,没有言语,只有不满和怨恨。
    我挣扎着:“你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
    “你是我老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瞪着眼。
    “我是人,不是动物,是女人!”心里在呐喊,灵魂游离出体外。躺着像个活死人,奸尸一般。心里的苦和身体的疲惫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于是,我又害怕着黑夜。
      
    厚重的窗帘把夜分成两个世界,一边是行尸走肉般的苦难,一边是温情如火的期待,使我在水深火热中沉浮,直到精疲力尽。
      
    我反思自己,我不想为自己寻找开脱的理由,生活中,理智往往显得苍白和软弱,成为感情的俘虏。我想要的,是在荒芜的心灵里拥有一小块绿洲。而对面的烟火点燃了我对生活的渴望,燃烧着寂寞,燃烧着枯竭的情感。
      
    要命的是我是个极要面子的女人,尽管我和丈夫的关系僵到了白炽化的地步,关起门来硝烟弥漫。白天还要装得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更害怕遇到从对面楼走来的他,他的眼睛敏锐如X光穿透我强装的笑颜:“又欺负你了?”害怕看他怜惜的眼神和握紧而又无可奈何放开的拳头。
      
    那段时间是我最困顿,身体也最差的时候。后来发展到严重失眠,要靠物才能浅睡。每次深夜听见丈夫上楼的脚步声,都会条件反射般惊醒,一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如临大敌。终于有一天我的精神崩溃了。严重的神精衰弱,美尼尔斯综合症把我折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比较好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那段时间,我的父亲也病危,母亲无暇顾及我。丈夫对我不管不顾依然故我的酗酒恶,把十几年的积蓄挥霍一空。那时,我连死的心都暗暗的下了。惟一放舍不了的还是对面的烟火和那个让我回味无穷的吻。还有每天晚上电话里传来的略带磁性的声音:“你要为我,为大家好好保重。”透着焦急和温情,给了我精神支柱,常常让我泪流满面到天明。
      
    婆婆的悉心照顾让我跟快摆脱了病魔,我很感激婆婆。婆婆生性豁达,待人宽厚。爱我如己出,这也是我迟迟下不了离婚决心的原因。
      
    住院期间,婆婆每天往返三趟将褒好的汤送到我的病榻前。那时已是隆冬,我端着还有婆婆体温的饭碗咽不下喉。仿佛看见在瑟瑟的北风里,婆婆急行的身影;听见在刺骨的雨雪中,婆婆赶路的脚步声。婆婆不会骑自行车,27岁就守寡带大三个儿子的她更不会花钱坐出租车。步行一趟近一个小时,一个多月里一百多趟的风雨无阻,严寒冰霜啊,所付出的是怎样的爱。
      
    等我完全恢复已经过完农历年了。
      
    我仍然每天晚上看书至深夜,伴着对面楼那点勿明勿暗的烟火和喜欢在阳台抽烟的男人……
      
    (三)
      
    这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
      
    刚过完农历年,街道两旁的树就窜出了无数嫩绿的小脑袋,春天是万木复苏的季节。我的心像尘封在厚厚的冰层下,冰凉而没有生机。
      
    对面的烟火一如既往地伴我度过一个个苦涩的夜。
      
    就在这时,我丈夫和朋友去了海南。在他走后我睡了一个以前奢望的安稳觉,早上醒来,我觉得天特别的兰,树特别的绿。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发现那点烟火不在平时的位置,像萤火虫一样飞来飞去。原来他在阳台上度来度去,他有什么心事?我在揣测。
      
    临近半夜,他打电话给我:“我很想你!你过来还是我过去?”原来他的妻子出差也不在家。沉默良久,我心跳莫名,血往上涌,脸滚烫而绯红。想起他的吻,我就有初恋般的感觉,一直以来,我们的关系仅限于夜幕下烟火相伴和记忆里的河边之吻。我渴望爱和被爱,渴望激情焚烧我的寂寞:“我过去吧。”我说。真正这一刻的到来,我既紧张又兴奋。
      
    我把自己丢进放满热水的浴缸里,用散着玫瑰花香的泡沫一遍又一遍地抚摸泛着红晕的身体,手颤抖而无力。情却如泛滥的洪水,席卷了一切……
      
    就在我拉门的瞬间,一股寒气透过冰凉的拉手冷不丁的击穿心底。我不能,我不能。我在卧室里度来度去,一支一支的烟把我熏得迷糊清澄;清澄迷糊。他妻子的贤惠和儿子的可爱,在烟雾腾腾里逐渐清晰,定格。由于工作的关系,他需要经常出差采访组稿,我看着他的妻子把儿子从襁褓中每天清晨送回娘家,晚上再接回家。上学以后,接送都是他的妻子,风雨无阻,十年如一日。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我想了很久,很久……抽完整整一包烟后,我还是关上了他充满希望和期待的灯,而他的烟火在阳台上飞来飞去到黎明。
      
    我很无情?我很懦弱?我不知道,我醉了,烟醉?情醉?我配谈情?我找不到答案。我害怕天明,害怕他那双让我痴的眼里有一丝丝的怨气。我祈祷黑夜不要过去,因为我可以躲在里面,夜成了我躲避的壳。
      
    一夜无眠。
      
    天还是亮了,我看见他在楼下的车里,我知道他在等我。我磨蹭着,时间都觉地我对他的不公平,催促着我。当我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的时候就知道我想错了,我们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段日子是近年来我最快乐无忧的。女儿为了学习和上学方便,一直都是跟当教师的奶奶吃住。每天看见对面的烟火勿明勿暗的,很是开心,经常在梦中笑醒。
      
    半年后,丈夫从海南回来了,金没有掏到,脾气更乖僻。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无法忍受了……
      
    (四)
      
    已是盛夏,蝉的鼓躁让人烦上加烦。
      
    丈夫的归来,我没有“久别胜新婚”的感觉,而是在刚刚轻松点的心尖上坠了一个称砣。
      
    海南之行,他不但把仅剩的一点家底赔个精光,还背上了十几万元的债回家。已感精神重负的我,又让债务压得几乎窒息。
      
    我原来在一家专营土特产的外贸公司搞行政,工作舒适,收入不菲。丈夫的恶使我日渐捉襟见肘,不得不主动要求调到业务科跑单好多拿提成。这样我就要经常出差和下乡,对面的烟火会穿过时空闪在我的梦里,燃在我的心里……
      
    无所事事的丈夫见我在家的时间少了,有时还要和男同事一起去出差,他的心理不平衡了,成天疑神疑鬼的。我对他说:你出去找点事做吧,不图你养家和发财。你自己的日子过得充实点,免得东想西想的。他饭碗一摔:怎么,嫌我吃白食啊。你不如一把老鼠闹死我,去傍大款啊。
      
    我后悔,真的好后悔。悔青了肠子恨自己那天的胆却;恨自己那天的无情,没有把自己交给爱我和我爱的人。让对面的烟火在失望中息灭。
      
    四十岁的女人是不是不应该有梦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专业治白癜风医院自己有。我梦想着是他手心里的宝,能够和他一起慢慢地变老,那怕只是咫尺天涯,相望无语。很可笑?很幼稚?我不管,我不想让我的生命留下任何遗憾和空白。
      
    当我想通悟透了的时候,晚了,一切都晚了。一场车祸夺走了伴随了我十几年的烟火,噩耗使我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脆弱的心承受不了而又一次崩溃。
   北京中科皮肤医院好不好   
    如痴如呆地看着对面黑森森的阳台,没有泪。他好寂寞,孤令令的。
      
    在一个丈夫彻夜未归的夜晚,月清风高。皓月照着我惨白的脸和手腕如泪的殷红:我来了,等我用鲜血来点燃你的寂寞……朦胧中我来到了奈何桥,看见他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只见一只大手用力把我一推,凶神恶煞的脸一闪即逝。体弱的我手无力,血已止,睁开眼,我还在人间。
      
    他走了,留给我的只有河边一吻。他没走,他是我心底的一块绿洲。
      
    那年的夏天特别热和漫长,在一个秋风扫过的晚上,是我的生活转折点。
      
    朋友死拉硬拽地把我拉出去聚会。朋友说:你再不出来,就不像个人样了。我对镜理装:脸像白纸一样没有了往日的桃红,丰腴修长的身材只剩下一个木桩撑着大号的衣裙在晃晃当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