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一寸灰 ukdaszop

[复制链接]
查看: 5|回复: 0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465
发表于 2019-8-13 05: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顾南安再来求药时,丹丘的大雪已整整下了三日。   

  山下一片雪白,只有几许火红的身影随风摇曳,遍地的银装也凭添了几分颜色。   

  长歌裹着大氅立在沧海阁上,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风扬起她素白衣角,孱弱的身姿更添一抹清冷。漫天的雪花飘洒一片彼岸花海里,长歌一眼就看见了那抹傲然的身影,眉目英挺,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他的衣上、肩上,多年的战场厮杀非但没有埋没他的俊朗风姿反而更加神采卓绝。   

  在他身后整整齐齐列了三千兵甲,皆是王朝的精兵。长歌有些好笑,自沧海阁上飞身而下,笑道:“不过是求药而已,从前又不是没求过,将军带这么多兵马前来,莫非是怕我不给想要强取豪夺不成?”   

  顾南安拱手施礼,低垂的眸子分不清神色,声音温润清澈:“内子身染沉疴卧病多年,一直有劳帝姬赠药医治,在下深怀感激,怎敢对姑娘妄动兵戈,只不过近日来内子吐血不止,病情日日加重,在下一时情急才……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风有些冷,长歌紧了紧衣领,声音泛着微微的凄楚:“将军待夫人深情,世人皆知。”   

  顾南安眉心微动。   

  风雪忽而灌进脖子,长歌一凛,禁不住咳嗽了一声。   

  “你的身体……怎么会变得这般虚弱?”   

  长歌裹紧大氅,向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轻声道:“无碍,不过是近日丹丘琐事繁多有些劳累的缘故。”微微平缓了会儿,道:“将军要的药,长歌已经着人备下了,只是,还是想奉劝将军一句,夫人阳寿已尽,这些年长歌也只能尽力为她续命而已,生死由命,将军不应再强求。”   

  顾南安神色悲痛,声音也微微颤抖:“长歌,你出生凤凰一族,又是丹丘帝姬,你总有办法的是不是?”   

  长歌摇摇头:“恕我,无能为力。”   

  顾南安眸子里的瞬间黯淡下去,良久,道:“如此,在下告辞了,多谢今日施药之恩。”   

  顾南安离去时,青丘的雪纷纷扬扬将歇未歇,自玉簪走脱的几缕墨发间落满了星星点点的雪花,长歌清冷的眸子有着微微的闪动,往事夹杂风雪扑面而来。   

  (二)   河北白癜风医院

  长歌初次遇见顾南安,他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将,混迹在数万的精兵美丽的黄皮肤爱心援助工程强将中毫不起眼。正值长歌被父君赶下丹丘历练,于一片桃花纷飞中一眼便望见了那抹凊傲孤绝的身影,凛冽的剑势,银光乍现,出时平地起惊雷,收时江月无声。长歌坐在桃花枝桠上悄悄望去,南风微醺,漫天绯红的桃花色中,少年身姿清绝神采,丹丘千年白雪皑皑,此刻她却看见了世间最美好的春景。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他们把酒言欢,纵谈江山格局,长歌女儿豪情,顾南安生性洒脱,两人不谋而合,引为知己。凤族善战,顾南安在长歌帮助下步步爬升,竟也升到了副将的位置。   

  逐渐的相识相知中,顾南安也向长歌喃喃诉说起他的身世。   

  他说,他本是世家子,因先父遭人陷害,家族被流放到塞北充军,自小定下的婚事也因女方家中嫌弃他家道中落而解除,他如此苦练武艺便是想着有朝一日能重振家门,迎娶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柳含烟。   

  朗朗星空下,他平躺在长歌身侧,不断地诉说着那些儿时的趣事,他与含烟,一起嬉戏,一同上学,秉烛夜游,泛舟采莲……说起这些时,他的眸子中闪着盈盈的光,他说,那是他一生中最清澈的年华。   

  长歌曾见[url=http://m.39.net/pf/a_4394487.html]北京中科高效抗白个性施术沈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url]过茫茫银河,九天星落,漫天华光璀璨无比,可此刻,她觉得它们始终不及顾南安唇角勾起的笑,不及顾南安说起柳含烟时眸子中所释放出的异样流光。   

  四起的风卷过漫长的草原碧色,星与月明显的交错中,长歌清楚地知道她失去了什么。   

  漫天花海里,他曾说,长歌,你是遇见过最志趣相投的朋友。   

  碧野清风下,他曾说,长歌,你是我最好的知己。   

  战火狼烟中,他曾说,长歌,你是我最值得信任的战友。   

  知己、良朋、战友,可她终究不是那个人,不是那个占据他心中最柔软一处的姑娘。这世间上的情,一种是男女之情,一种是知己之谊。对知己,他可以以生死相待,可对情人,他却可以掏却灵魂。   

  战事接近尾声,顾南安回京受赏的那天,长歌第白癜风治疗最好的药一次见到了柳含烟,十里长亭开外,她分花拂柳而来,腰肢款摆,眉似远山含黛,一双杏眸泛着盈盈秋水,美好得如诗里走出的一幅画。   

  柳含烟自小体弱多病,本来便柔美的姿态更添了几分娇弱,更显得楚楚可怜,饶是长歌,都忍不住怦然心动,更别提身为男儿身的顾南安。   

  顾南安请求赐婚的过程很顺利,天子很乐得做一回月下老人。   

  一切都朝着幸福美满的结局发展。长歌觉得再留在顾南安身边也没什么意思了,便在他们大婚的当晚留书回了丹丘。   

  后来,她听说,他们夫妻恩爱,琴瑟和谐,被世人传为佳话。   

  再后来,她听说,京都瘟疫横行,死伤无数……   

  (三)   

  丹丘地处西北昆仑山一脉,终年积雪,四周刮着凛冽的寒风,一棵生物也无,顾南安便在这样的一片荒芜中整整跪了三天三夜,沧海阁依然大门紧闭。   

  数月前,京都瘟疫盛行,柳含烟不幸感染,她本就身子孱弱,哪里能经受住这样的病痛折磨,转眼间,就几乎奄奄一息。顾南安寻遍京城名医,都说无药可救,他不信,握着含烟的手哭得痛彻心扉,说愿散尽家财只为能救她一命。老名医看他实在可怜,便说辽宁白癜风专科医院从前听过一个古方,西北丹丘凤族有不死药,制成药丸经水服下能起死回生,只是……   

  顾南安不顾兵将阻拦一个人长途跋涉到了丹丘山下,尽管长歌一再说无能为力,他终究不肯,跪在沧海阁外苦苦哀求。长歌无奈只好紧闭沧海阁门,并嘱咐侍女不许放他进来,希望他求不到药便能死心回去。   

  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他对柳含烟的情意,一连三天,漫天的风雪,几乎滴水成冰的严寒,他居然没有丝毫退缩,依然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结满了霜雪的眉宇上满是坚毅。   

  长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打开殿门,迎面的寒风刺进她雪白的肌肤,一股凉意瞬间传至四肢百骸,她对着顾南安问道:“你真的要救她?哪怕不惜性命?”   

  顾南安坚定地点点头。   

  一颗跳动的心终于回归死水,她沉默良久,终于开口淡淡道:“炼药需要时日,你七日后来取药编辑评语第一次写,文笔可能有些幼稚(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