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柏的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 1|回复: 0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35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班柏的故事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辛玫第一次见到晓晓的父亲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一个深深的印象。
      的确,班柏对女人来说有着无穷的魅力,这不仅仅是因为班柏长的英俊,在班柏身上隐藏着一种蓬勃的活力,一种生命的朝气,一种爆发力。
      辛玫是晓晓的幼儿老师。
      每次送晓晓上幼儿园的是他的父亲     每次接晓晓回家的还是他的父亲     这是一个优秀的父亲,这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这是一个模范的父亲。
      辛玫常常这么想,这么认为。同时,辛玫也很奇怪,为什么晓晓的母亲一次都不来接送他那?在辛玫的心中一直存在着一个疑问:晓晓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辛玫没有见过晓晓的母亲,一次都没见过,辛玫私下里曾经问过晓晓:你妈妈怎么不来接送你啊?
      晓晓说:我妈妈在外地工作。
      辛玫仍旧不明白,看晓晓的父亲每次接送他都是开着一辆很高档的名牌车,而且从晓晓的穿着可以看出,晓晓的父亲很有钱,既然如此,为什么晓晓的母亲还要到外地工作?
      辛玫有一次在班柏接晓晓的时候,很随意地对班柏说:你真是一个好父亲,每次都是你来接送晓晓,你夫人为什么不接送孩子?
      班柏很随便地说:她很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
      晓晓是一个很懂事很听话很讨人喜欢的孩子,辛玫对晓晓格外喜爱。
      晓晓也很喜欢辛玫老师,不仅是因为辛玫的年轻,也不仅是因为辛玫的活泼,最主要的晓晓从辛玫的身上潜意识地感觉到了一种母爱。
      班柏风雨无健身习惯是好的办法阻,依然是按时接送晓晓。
      时间久了,辛玫心中又产生了疑问:晓晓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难道他就没有特殊的事情处理而耽误接送孩子吗?可他总是第一个来接送晓晓。
      辛玫想问问班柏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问出口,说不上是因为有顾虑还是什么,总之她没有问。
      辛玫在一次实在想找到答案的情况下问了晓晓:晓晓,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
      晓晓很自豪甚至有些骄傲地炫耀似地说:我爸爸是总经理。
      哦!总经理?!那为什么不让保姆接送晓晓呢?总经理难道事务不多吗?难道就不到外地谈生意吗?
      辛玫更加疑惑,班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晓晓的母亲在哪儿?晓晓有着一个什么样的家庭环境?
      一次周末的下午,幼儿园的孩子就剩下晓晓一个人了,晓晓的父亲还没来,这是唯一的一次例外。辛玫想:晓晓的父亲是老板,一定是生意上的事务太忙给耽误了。
      晓晓已经问了辛玫不止一次:老师,我爸爸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辛玫说:你爸爸工作太忙,可能要晚点来接你,不如老师给你讲个故事等你爸爸来接你好吗?
      班柏来的时候幼儿园已经放学一个小时了。
      班柏解释着说:不好意思,今天公司有事给耽搁了。
      班柏说:辛老师,我想请你到我家坐坐好吗?你看今天耽误了你下班,我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正好今天是周末,我想请你到我家坐坐好吗?
      辛玫想拒绝但却又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示接受,只是有些犹豫。
      班柏说: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也想请你吃顿便饭,我不想让你拒绝我。
      辛玫望了眼班柏,当她的目光与班柏的目光相聚的一瞬间,辛玫感觉到了班柏目光中的一种不可抗拒的让人的心和意志融化的魅力,辛玫无声地接受了班柏的邀请。
      在路上,辛玫一直在想:班柏的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有没有保姆?一定没有,如果有为什么这么晚了班柏不让保姆来接晓晓?如果没有保姆,那该是一个怎样的家?一个没有女人的家该是一个多么凌乱的家啊。
      进了班柏宽大的家,辛玫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家出奇的干净、整洁。
      这不会是你收拾的吧?!辛玫问。
  身体有病症可以找维生素解决    是。是我收拾的。班柏说:我的太太很爱整洁,我也是。
      为什么不请一个保姆来做这些事?辛玫说:你公司的事那么忙,你还要接送哓哓还要料理家务,你会很累的。
      我太太在家的时候一直是自己做这些事情,我也是。因为我非常爱我的太太,我也爱自己营造我们共同的家,包括这些家务。
      班柏给晓晓拿来些零食说:晓晓,你如果饿了就先吃点,爸爸给你去做饭。
      你还做饭?辛玫更加不敢相信。也更加沉迷这个男人的魅力。
      辛玫帮助班柏打下手。班柏一边很娴熟地做着饭一边说:晓晓最爱吃我做的饭菜,我太太也是,所以我很少到外面吃饭店,也吃不惯。
      辛玫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公司的贫血不要盲目进行补营养事务不忙吗?
      班柏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晓晓这个孩子我特别的疼爱,他是我生命的全部,如果我为了生意而去雇个保姆替我接送晓晓,这让我有愧于晓晓,这样对晓晓也很不公平。我爱晓晓,甚至可以放弃事业,当然我说过的我也非常非常的爱我的家。
      辛玫无意中从班柏的眼中发现了异样:泪水。
      那你太太那。辛玫问:她这样做对你们父子公平吗?对这个家公平吗?
      班柏沉默了。他不再说话,心情显然很沉重地默默做着饭。
      也许我说错了什么。辛玫说。
      班柏说:没关系,我很爱我的太太,我的太太也非常非常的爱我和哓哓。
      饭菜上桌。
      三人开始吃饭。
      班柏说:辛老师,晓晓很喜欢你,我也是。
      辛玫的脸有些微红,很不自在。
      班柏说:你别在意,你的确是个很好的阿姨,晓晓常和我提起你的好,孩子喜欢的我也喜欢。
      辛玫掩饰似的岔开话,说:你太太不常回来吗?
      班柏说:回来,晚上有时侯回来,但天亮就走了。
      她是做什么工作的?辛玫问。
      她以前是做服装设计的。班柏说。
      现在那?辛玫问。
      班柏不再说话,有意回避什么似的说:辛玫老师,你北京治疗泛发性白癜风好的医院是哪家尝尝我这个菜的味道合口吗。
      辛玫从班柏的举止神情中似乎发觉出有些异样,心想:莫非班柏和妻子离婚了?!莫非他是顾忌自己的身份及影响有意在对外表现出夫妻的恩爱?!还是他有什么难言?!
      辛玫又说:象你这样的好男人真的很难得,我觉得你很优秀。
      班柏笑笑,很不自然,很牵强。
      饭后,辛玫和班柏随便聊了些随便的话题,天很晚了。
      辛玫要告辞。
      班柏说:我送送你吧。
      辛玫说:不用了,你陪晓晓吧。
      班柏说:没关系,我送你到门口。
      辛玫想推辞,班柏执意要送,辛玫不再要求。
      走出门的时候,班柏说:辛玫老师,我有个请求,我一直想对你说,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希望你能答应我。
      什么要求?你说吧,不要客气,只要我能做到的。辛玫很随意地说
      请你让我爱你,请你接受我爱你。班柏说。
      辛玫有些惊慌,辛玫有些没思想准备的不知所措,辛玫有些很不自然的不自在。
      班柏说:我知道我太冒昧,但我是真心的。因为晓晓需要一个母亲,如果我不能给晓晓找个母亲,那我太自私了,这对晓晓不公平。
      辛玫很惊讶:你不是有太太吗?
      是,但她已经不在了。她生晓晓的时候难产。班柏在痛苦。
      辛玫恍然明白了一切,她心中不禁一阵颤栗:晓晓一直都相信他母亲还在?!
      是。我不忍心告诉他,他现在还小,但他是要长大的。班柏说:所以我一直不忍心不敢在哓哓面前提起他母亲已经不在的事。
      班柏沉默了会又说: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我知道你的情况,我知道你是我最佳的选择。
      辛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这太突然。
      我需要时间。辛玫说。
      我等你。班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